2015-11-16

社論:台灣男子說的是非常卑鄙,但是...

Source
最近,在台灣的外國人(Christopher Raymond Hall)和他的台灣女朋友坐捷運的時候,有一個台灣男子對他們說了一些進攻的東西。Hall的女朋友做了一部影片,然後Hall放了在他的YT頻道。今天,有兩百萬多意見。台北警察召喚了那個激進男人來派出所,再說他丟了工作。

那個台灣男人真的給台灣丟人。很清楚他不喜歡外國男子跟台灣女子的親密關係。但是,他不要說出來那樣的看法。

我也覺得台灣人的“那不管我”的態度不太好。我知道,每個文化有它們的差別,可是如果台灣人看到不好的事件,他們常常假裝沒看到了。不行。不算是外國人,台灣人,外星人,要來幫需要幫忙的人。我覺得如果一,兩個人告訴那個侵擾Hall和他的女朋友的人“小屁,你閉嘴!”他會丟臉早點下車。

那,說到皮膚歧視,Hall的經驗不是一种皮膚歧視,就是偏見。看下去,我會說明。

關於皮膚歧視,在一個社會,只是有權力的人可以歧視皮膚。對我,台灣的社會是這樣:
第一名:白人(特別是白男子)
第二名:台灣人
第三名:亞洲人
第四名:台灣人(土著的)
第五名:外國人(不包括黑人)
第六名:黑人
為什麼白人是第一名?是因為在台灣,他們有最多權力。沒有駕照的白人常常開車,如果警察停他們,白人常常說,“我不會說中文,對不起”,警察就讓他們走。白人和台灣人做一樣的工作的時候,常常是白人有比較高的收入。對沒有好資格的白人找到工作不太難,對黑人,在國外長大的台灣人比較難。這就是在台灣的白人特權。這就是原因別人沒有機會在台灣對白人歧視皮膚。(這就是為什麼有的白人很愛台灣,我覺得。)

我認為如果Hall是黑男子,別人不會覺得他的事這麼觸目驚心,對不對?

我很想白外國人,台灣人明白在台灣的黑皮膚從台灣人和外國人遭遇皮膚歧視。我會用我的經驗來說明。

我住在台灣的時候,有一輛摩托車撞。意外的地方有很多安全設想頭,再說有一位出租車司機看到了意外寫下摩托車許可證號。警察召喚了他來警察局,但是我來的時候,警察說了我要給他錢 ,或丟我的投訴。我丟了因為我很不想給那個人我的錢!受害者要付錢,那是什麼邏輯?以後,警察說了很多不適當的意見關於我的外貌。Hall很幸運啊,我覺得。我的事沒有媒體關注,連一點關注都沒有。

在台灣,我也從白男子台灣女人情侶遭遇皮膚歧視。有一天,我跟朋友(她是混血兒,爸是黑人,媽是白人,從法國來的)坐捷運,有一個白人跟他的台灣女朋友。他侮辱我們,然後他女朋友不舒服地笑跟他。因為我是女生,所以我不知道怎麼途徑他。可惜吧。

我不恨白人。我就想提醒人,在台灣,對外國人的偏見不行,可是對黑人的皮膚歧視比較重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